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资讯创业故事正文

曾为周鸿祎卖关键字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3-07-31 浏览次数:769

当年还是“屌丝”的张艳彬给田溯宁开过电话吧,又替周鸿祎卖过关键字,后来选择创业并把公司卖给乐友,对于不安分的他,故事却刚刚开始……

2009年,张艳彬从乐友营建中心总经理的位子上离职之后,休息了一段时间。“反思。公司有大公司病,我自己肯定也有问题。”

一年之内将乐友直营店从16家开到61家,奠定了乐友在婴童行业的优势地位,张艳彬自认为对乐友有功。但他的行事风格与乐友的企业文化格格不入。“张艳彬的性格,不适合给人打工,适合自己干点事。”他最早的合作伙伴陈辉说。

张艳彬算是真正的屌丝,在逆袭的道路上不断尝试。他给田溯宁开过电话吧,帮周鸿祎卖过关键字。后来进入婴童行业,摸爬滚打十来年。离开乐友之后,为了让女儿玩得开心,他开了个儿童乐园。有一天他忽然发现,这或许是可以干一辈子的一个好生意。

张艳彬在北京的办公室离嘉文乐园鸟巢店很近,几步路就到,他没事就过来转转。“嘉文”是他女儿的名字。这个1000多平方米的儿童乐园,色彩斑斓,充满了孩子们的笑声和叫声。这样的乐园,目前张艳彬在全国开了40多家。

“给别人打不了工,这是真正属于我的事业。”他说。

卖给乐友

张艳彬进入婴童行业纯属偶然,“当时就是为了有点事做。”但是从婴童用品到影楼,再到儿童乐园,他每次转型都踩到了点儿上。

上大学时,张艳彬曾在中关村帮人卖笔记本,当时的老板叫陈辉。陈辉现在已经退出江湖,在家相妻教子,还投点小项目。电话里,陈的声音拖着长长的尾音:“那阵儿他还上学,说话有口音。当时来的时候我们谈好了,一个月不出货就走人。跟他一起来的那几个大学生,都卖出去了,就他点儿背,一个生意也没有。最后我甩给他一个客户。”但这并不妨碍陈辉对张艳彬的欣赏。

2004年底,陈辉刚生了孩子,老买婴童用品,发觉这是个很好的市场。那时候,婴童零售这个细分市场在零售业态中刚刚分离出来,加上“非典”对网络购物的推动,出现了一批婴童用品公司。红孩子刚成立几个月,丽家宝贝也刚干得有点起色。

陈辉对张艳彬说:“咱俩干儿童用品吧。”张艳彬关掉了自己卖关键字的小公司,次年4月份,宝贝在线成立。法人陈辉,张艳彬是总经理,公司业务是儿童用品的目录订购和网络销售。

陈辉总共投在宝贝在线有500万元。他们在农科院科海福林大厦租了个500多平方米的半地下室,招了50多人。“我是公司总经理,有自己的办公室,没这个大,”张艳彬打量下自己现在的办公室,“五六个平方,我觉得挺不错,有派头。”那年他25岁。

陈辉基本不管,公司大大小小的事都是张艳彬打理,“他就派了一个会计一个采购看着我。”

公司销售的婴童用品有上万个SKU,张艳彬很快就全都弄清楚了。还要管理50多名员工,“太年轻,也不懂管理,连司机都敢跟我对着干。”有一天半夜,他睡得正香,接到派出所的电话,让他去一趟。“真害怕,不知道怎么回事。”公司的5个司机喝酒闹事,把派送站的12个保安都打趴下了。

第二天,张艳彬把这几个司机全部开除。

这件事之后他给自己定了一个规矩,绝不跟员工搞得太热乎。

一开始公司运转还不错,利润有七八个点。每个月销售额五六百万元,能有几十万的利润。后来红孩子率先融资成功,2005年底北极光就投了250万美元,紧接着乐友也融了1100万美元,丽家宝贝不甘示弱,拿到1100万元人民币的银行贷款。

这三家公司开始疯狂打价格战。

宝贝在线的利润骤降到两三个点。利润低,赚不到钱,就得扩大销售量。张艳彬决定多印商品目录,目录发完了,订单也多起来。但这也是件难过的事,没钱进货。“一车奶粉几万、十几万,还不能赊账。”

“开始的时候不知道找投资,其实也根本不具备找来钱的可能性。”乐友董事长胡超是美籍华人,胡适的后代,旧金山大学毕业。她老公龚定宇是微软中国区战略发展部的负责人,哈佛大学毕业。红孩子背后的支持者是慧聪网的郭凡生。张艳彬掰着手指头细数竞争对手们的来路,得出的结论依然是:“没法比。”

打不过,就卖了吧。张艳彬准备给宝贝在线找个靠山。给丽家宝贝打电话,不理他;跟红孩子的徐沛欣见面,说不需要。

“当时挺难受的,得活下去啊。”宝贝在线有个员工是从乐友跳槽过来的,把胡超的电话给了张艳彬。张艳彬一打电话,两人很投缘,很快就约在四惠桥远洋天地的一个会所见面。

并购谈得很顺利。很快,张艳彬成了乐友的小股东和正式员工。

并购过程中有个让张艳斌一直津津乐道的小插曲。整个过程中都是他和胡超在谈判。收购价格、人员安置等细节都谈妥了,胡超忽然发现张艳斌不是公司法人,代表不了宝贝在线。她担心这场谈判是白费功夫。

到了签字那一天,宝贝在线法人代表陈辉来了,痛快签字,没有二话。

胡超很震惊。

陈辉对张艳彬的信任,来自另一桩“未遂”的并购事件。当时,还有一家叫“幸福贝贝”的公司想收购宝贝在线。幸福贝贝的业务模式和乐友、丽佳宝贝类似。这家公司的老板看中了张艳彬,想把他一个人挖过去,让张艳彬自己开价,还答应给他配辆奥迪。

张艳彬说:“这事我不能干。”

后来这件事传到陈辉的耳朵里,他说:“我对他百分百放心了。”

“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,可以联系本站!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!
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